社会贡献 > 案例故事

“蓝金”敲开幸福门

张爱民 摄

张爱民 摄

“住”在暖冬

 

11月22日,迎来“小雪”节气,帕米尔高原的雪花提前一周飘飞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恰县黑孜苇乡康西湾村牧民买买提·吐尔逊家里暖意融融——宽敞明亮的安居房内,暖气片散发出阵阵热气,屋内弥漫着奶茶的醇香。

 

地处祖国最西端的乌恰县,是典型的牧业县。这里的世居民族——柯尔克孜族长期过着游牧生活。在牧区,牛粪作为燃料而被牧民视若珍宝。如今,牧民习惯将清洁干净、火旺不灭的天然气称作“不冒烟的牛粪”。

 

在中国几何中心的兰州,百姓过冬,则经历了从煤到天然气的变化。几十年前,兰州因为烧煤,一度卫星都捕捉不到城市身影。曾有人这样形容兰州——兰州人一年要吃下两三块煤砖。而现在,天然气通入金城,蓝天白云重新又回到了城市上空。

 

一座幸福的城市,都是一座宜居城市。而宜居的一个核心指标,就是绿色能源的使用率。天然气作为最现实的清洁能源,在中国的绿色版图里,正在引领一场冬天的暖居变化。

 

在十几年前,南疆各地州的柴禾市场还是车水马龙,生意兴隆。塔里木油田供图

在十几年前,南疆各地州的柴禾市场还是车水马龙,生意兴隆。塔里木油田供图

见证冬季取暖变化的兰州市民董先生说,从前什么都要凭票购买,粮票、肉票、油票不说,就是连购买生火取暖用的蜂窝煤也是要票的。那时不仅每月在吃的方面要精打细算,而且就是在冬天取暖方面也要好好计划一番。

 

没有通天然气以前,每到换煤气罐时,望着高高的6层楼房,董先生就感到熬煎。如今,管道输送的天然气把他这个“搬运工”也解放了。

 

从毡房到安居房,从烧牛粪到用上天然气,买买提·吐尔逊告别了“四季烧牛粪,烟雾满屋窜”的生活;从散煤到蜂窝煤,从蜂窝煤到煤气再到天然气,从扛煤气罐到轻松拧开关,兰州城市百姓取暖的改变是从短缺到富余的进化……在广阔的绿色能源富集区,西部城镇正在成为天然气的受益者,实现了从“有的住”到“住得暖”“住得美”的宜居跨越。

 

“烧”出美食

 

前些年,在新疆流传着这样一句玩笑话:除了打馕和钉马掌之外,能用天然气的都用了。如今,这种说法也遭遇了挑战:在库车县,传统美食馕告别了烟熏火燎的炉火制作,也用上了天然气。

 

今年“十一”黄金周,来自甘肃的游客孙先生,在库车县被眼前一块直径约50厘米的大馕吸引住。“名不虚传!”孙先生吃着香喷喷的烤馕,在微信圈里和朋友讨论着库车大馕。

 

没到过新疆的游客,对馕的印象都停留在土馕坑里煤炭烧烤。然而,库车县的艾尔肯·艾克木和50家打馕户,他们成为新疆首批“天然气馕坑”的受益者。

 

西部的甘肃、青海和新疆,是全国天然气生产的主力区域,这些省市因气“烧”出一道道美食。兰州牛肉面掀掉“黑锅盖”,吃出快捷;新疆抓饭“焖”出香喷喷,吃出实惠;享誉天山南北的馕,烤出丝绸重镇新标识。

 

在西部经济发展进程中,节节攀升的天然气增长势头,让能源消费改变生活的案例不在少数。

 

早在十几年前,西部一些城市,街头的店面内,几乎都是用煤炭做燃料,灶台前的地上、案子下堆放着煤炭,费时不说,还影响环境卫生。遇到客流高峰,因火焰不给力,店主常常抓耳挠腮,一筹莫展。

 

很多年来,于田县做烤肉生意的,每天要用很多胡杨、红柳烧成木炭来烤肉,既破坏环境又不环保。吕殿杰 摄

 

“焖一锅50人的抓饭,只需十几元的气,花1个多小时。用煤的话,要烧掉30多元的煤炭,花一上午焖出一锅,有时候锅底的米还被烧煳。”新疆库尔勒市干了十几年抓饭生意的牙生·赛买提,算出了天然气带来的效益。

 

同样,兰州市皋兰路附近的兰州牛肉面馆,也感受着天然气带来的变化。1984年建店的马有布牛肉面坐落于此,店堂内没了木柴和煤炭。厨师轻轻拧开燃气灶开关,“噗”一股蓝色火苗蹿了上来,不一会儿一碗香味儿扑鼻的牛肉面就出锅了。

 

在库车大馕城,烤馕告别烧柴烧炭,用天然气烤出的馕既香又健康。吕殿杰 摄

在库车大馕城,烤馕告别烧柴烧炭,用天然气烤出的馕既香又健康。吕殿杰 摄

 

馕,是最负盛名的新疆美食之一。库车县第一个使用天然气的打馕坑问世,让习惯煤炭烧烤的新疆人有点不适应,天然气烤馕饱受热议。直到4年后的今天,天然气烤馕已在新疆各地纷纷落户。库车大馕城经理艾斯卡尔·吐尔逊说:“环保馕坑加热速度比土馕坑快1个半小时;能保持恒温,火候更好控制,产量和打馕效率提高几倍。同样打100个馕,土馕坑要烧掉两棵直径20厘米以上的树或者50多公斤煤,而环保馕坑只需要约60元的天然气,不但成本低,而且还干净。”

 

如今,西部的各族人民在做饭时,已经找不到“柴”的身影。昔日的“柴”,已经回归到它最原始也是最现代的功能——保持生态平衡上,变成了让山川更加秀美、城市更加舒心养眼的绿色。

 

“跑”进绿色

 

乌鲁木齐地处天山山脉北麓,蒙古语意为“优美的牧场”,曾经是我国北方典型的冬季煤烟型城市。过去乌鲁木齐一到冬季,锅炉、汽车冒黑烟,天空像罩着一个“黑锅盖”。遇上下雪天,刺鼻的尾气、飘散的灰尘和白雪融合,灰蒙蒙一片。

 

克拉2、涩北、克拉美丽等一只只“火凤凰”,从塔里木油田、青海油田、新疆油田起飞,以气壮山河之势,从西向东飞奔而去。天然气如同一个杠杆,撬动了人们的出行。有了气源,兰州、乌鲁木齐、西宁等城市油改气呼之欲出。乌鲁木齐率先把与市民出行紧密相关的公交、出租车推到了油改气的前沿。有了气,乌鲁木齐的天空渐渐“阴转晴”。

 

2013年,喀什地区,加气的汽车在新疆新捷的加气站前排成了长龙。吕殿杰 摄

2013年,喀什地区,加气的汽车在新疆新捷的加气站前排成了长龙。吕殿杰 摄

 

因为有了天然气,汽车的“饮食习惯”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随着新型城镇化建设进程的加快,西部大中型城市大力扶持天然气利用项目,提高天然气在出租车、公交车和居民家庭普及率。

 

作为西部较早用上天然气的城市,库尔勒市自1999年开始,全面在出租车、公交车等领域推广使用天然气。经过几十年努力,城市公共交通天然气用户普及率达到100%,助力库尔勒开启文明之旅,继而夺得全国文明城市“四连冠”。

 

“几年前,很少看到蓝天。现在,蓝天白云多了,这跟使用天然气有直接关系。”库尔勒26路公交车司机张民亮说。现在,一辆辆印有CNG字样的绿色环保公交车,如一张张流动名片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,天天为天然气做广告。

 

“现在买车,我首先考虑能不能改天然气。”正打算换辆新车的兰州市民张治国说,改装天然气不但环保,而且一年还能节省不少燃油费。

 

在兰州排队加气的王东已开了6年出租车。他说:“出租车加天然气跑1公里只要1毛钱,加汽油至少得4毛钱,所以我从买了出租车后就一直加天然气。”王东还算了一笔账,按每天跑400公里计算,加天然气比加汽油每天节约120元左右的燃料费,一个月仅燃料费就能节约三四千元。

 

公交车、出租车、私家车由烧汽柴油到天然气这一“行走”的改变,不仅大幅降低了车辆运营成本,而且减少了汽车尾气排放,有效改善了城市空气质量,让天然气更好地在“行走”中造福当地百姓。

 

从塔里木盆地到准噶尔盆地,再到柴达木盆地……一条条天然气管道,连起西部的现在,也通向西部的未来。

2019/01/03 信息来源: 中国石油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