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方微门户
官方微信
员工发展 > 案例故事

天路加油人

青藏公路格尔木到沱沱河400多千米路段上,有青海销售4座加油站,为进出西藏的车辆加油及提供非油商品。从格尔木向西藏方向,4座加油站分别为南山口、昆仑山口合并站,玉珠峰站,不冻泉站和沱沱河站。4座加油站,共42人远离家乡坚守在空气稀薄、紫外线照射强烈的青藏高原,默默无闻地为往来车辆保供。

记者曾多年在新疆最艰苦的地方,采访拍摄过很多石油人,有时会被他们那种为油坚守的精神感动得流泪。3月15日至21日,记者来到青海销售在青藏公路上的4座加油站采访,一路海拔从3000米升至4650米,严重的高原反应,头疼欲裂,呕吐不止,采访拍摄基本是在晕晕乎乎的状态下完成的。采访拍摄的几天,记者深深体会到,加油站的42个人,跟上游石油人的艰苦相比,有过之而无不及,是拿着自己的生命在为国道109线的过往车辆保供。

南山口、昆仑山口合并站

一年100多天刮大风

南山口、昆仑山口合并站位于格尔木市区南30千米处,海拔3000米,是青海、甘肃两省通往西藏的必经之地。据加油员多吉介绍,这里是风口,每年100多天在刮风,有时大风裹挟着泥土像一面墙一样扑来,瞬间能让白天变成黑夜。

这个站的女经理谢万措和副经理先巴才让是一对藏族夫妻。谢万措主内,负责两个站的安全、现场服务及员工生活。先巴才让主外,负责跑客户,凭着他的热情和真诚,周边乡村的有车牧民都来这里加油。就这样,夫妻合作,内强管理外跑客户,加油站每年纯枪加油量达4万吨。

“我们在这里工作9年了,能在高原上坚持下来,主要原因就是我们夫妻能在一起,有他在我感觉踏实。最觉得亏欠的就是孩子,9年跟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不到50天,孩子跟我们像陌生人一样。”谢万措说。

南山口、昆仑山口合并站,谢万措和先巴才让第一次在这里拍了张合影。

南山口、昆仑山口合并站,谢万措和先巴才让第一次在这里拍了张合影。

玉珠峰加油站

风吹日晒黝黑的脸

玉珠峰加油站,海拔4200米。站经理颜世秀已在这个站工作11年。3月15日,记者在加油站见到颜世秀时,他正要去西大滩的饭馆推销面粉。颜世秀告诉记者,西大滩这里商家所需的米面差不多都由加油站提供。看到颜世秀,饭馆老板们又是递烟又是倒茶,一看关系就非同一般。颜世秀一边和饭馆老板们拉着家常,一边往小本上记着他们要的米面数量,然后挨家送过来。

颜世秀今年49岁,由于长年累月在户外工作,他的脸,风吹日晒得明显比一般人黑很多。颜世秀每天外出跑客户,上门送货,加上每周一次跑160多千米外的格尔木市买菜,这些事让他闲不下来。

长时间的高原生活,让颜世秀的身体有些吃不消了,但他仍然在坚持。

颜世秀已经在玉珠峰加油站坚守了11年。

颜世秀已经在玉珠峰加油站坚守了11年。

颜世秀来到附近饭馆推销非油商品。

颜世秀来到附近饭馆推销非油商品。

不冻泉加油站

在发电机的轰鸣声中工作生活

不冻泉加油站,距格尔木190千米,海拔4603米。站经理钟发辛告诉记者,由于这里没有常住人口的原因,一直没有大电,只能靠发电机维持全站运行。

在不冻泉加油站值守,除了跟其他沿线加油站艰苦条件差不多外,这里又多了一样,就是发电机的轰鸣声。发电机24小时不间断运转,尤其到夜深人静的时候,轰鸣声让人难以入睡,甚至让人感到烦躁。自2018年建站至今的800多个日夜,站上的人每天就在这轰鸣声中送走白天迎来黑夜。

钟发辛的妻子辛彩霞在沱沱河加油站当加油员,距他这里280千米。两口子过着牛郎织女般的生活。他们只能在公司每年组织一次的体检时,在格尔木见上一面,过年的时候可以回家几天,但今年春节,由于疫情的原因,他们没回去家,也没见上面。

程军靠吃安乃近缓解头疼欲裂的高原反应。

程军靠吃安乃近缓解头疼欲裂的高原反应。

保护站护林员欧金旦增来加油时,钟发辛给他拿来两瓶饮料。

保护站护林员欧金旦增来加油时,钟发辛给他拿来两瓶饮料。

钟发辛在维护保养柴油发电机。

钟发辛在维护保养柴油发电机。

沱沱河加油站

让沱沱河水永远清澈

沱沱河加油站是青藏线青海境内最后一座中国石油加油站,地处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,海拔4650米,距格尔木市448千米。这里是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南大门,美丽的沱沱河是长江西源,加油站就在沱沱河岸边。“我们每周都要去沱沱河边捡拾垃圾,并作为环保志愿者参与唐古拉山镇政府的环保活动。”站经理程军说。

4650米的海拔,会让初来这里的人感到头疼欲裂、昏昏沉沉。不要说工作,就是待着都会因严重缺氧而浑身难受。在这里坚守三年没回过家的加油员张海东说:“到了加油站,我就不想回家休息,因为再回到加油站后,强烈的高原反应要很久才能适应过来。”

倒班休息的员工在站经理程军带领下,在沱沱河岸边捡拾垃圾。

倒班休息的员工在站经理程军带领下,在沱沱河岸边捡拾垃圾。

沱沱河加油站加油员张海东高反严重,只能靠吸氧缓解。

沱沱河加油站加油员张海东高反严重,只能靠吸氧缓解。

2021/03/29 信息来源: 中国石油